105年传统难敌金元毕尔巴鄂竞技要招“非巴斯克”球员了

2022年8月4日 作者 admin

在足球世界,有这样一支俱乐部,他们从1912年起就不用外援,球员必须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,甚至本国其他区域的也不行。血统,是这支球队最严守的规则。

但现在,“巴斯克雄狮”也不得不向世界低头,将引援标准放宽。国际化浪潮下,坚守和传统,也需要新鲜思维。

一节紧张的训练课刚结束,十一月的早晨,球员们的呼吸形成可见的白雾。有些人继续拉伸身体,另外一些忙着补充水分。远处可以看到仍绿意盈盈的山峰,训练场边还有牛在吃草。

在这如明信片一样美丽的地方,坐落着小镇莱萨马(Lezama),距离毕尔巴鄂市区大约13公里,毕尔巴鄂俱乐部的青训中心就建在这里。

这个赛季的毕尔巴鄂成绩不如预期,周四晚上他们在欧联杯上对德国柏林赫塔,输掉比赛的一方要晋级淘汰赛阶段会非常困难,也就难以拿到欧足联为晋级球队准备的50万欧元奖金。

如今的足球市场环境下,这笔钱在很多俱乐部看来是不起眼的,但对毕尔巴鄂却是不可忽略的数字。

毕尔巴鄂不是手头宽裕的富豪俱乐部。但与联赛的竞争者明显不同,在全球化的时代中,毕尔巴鄂是唯一仍然坚守自身古老传统的卫道士:

但坚守传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,这迫使俱乐部不得不拓展和延伸“传统”的含义。

在莱萨马清晨的训练场上,可以见到皮埃尔·卢瓦克·布姆(Pierre Loic Boum),17岁,非常抢眼。

他身材高大强壮、速度快,拼抢时毫不退缩,很有巴斯克传统后卫的风范。布姆在这个赛季为预备队踢球,如果一切进展顺利,他很快会加入一线队阵容。

那将是毕尔巴鄂俱乐部的一个新时代。布姆既不是出生在巴斯克地区,也没有巴斯克血统。他会是一百多年来第一个进入毕尔巴鄂竞技一线队,却与巴斯克民族毫无关系的球员。

布姆出生在杜阿拉,喀麦隆最大的城市之一。六岁时他跟着当医生的母亲移民到纳瓦拉省的首府潘普洛纳。纳瓦拉省是毕尔巴鄂俱乐部招募球员的地区之一,从毕尔巴鄂转会到拜仁的西班牙国脚马丁内斯就来自那里。

毕尔巴鄂多年来的规矩是这样的:只有有巴斯克血统,更准确的说是在巴斯克地区的三个省(阿拉瓦、吉布斯跨、比斯开)出生的球员才可以加入俱乐部,后来这个范围扩大到纳瓦拉、拉里奥哈和法国北部的巴斯克地区。

到今天,坎塔布里亚省的一部分也被包含进来。招募球员范围不断扩大,正说明毕尔巴鄂遇到的困难。

坚持传统限制了毕尔巴鄂在赛场上的竞争力。这在洲际比赛中可以看得很清楚,只靠自己培养的球员不可能拿到好成绩。

国内赛场上,毕尔巴鄂近年来多次打入国王杯决赛,但未能拿到冠军。俱乐部的最后一个冠军头衔是2015年的超级杯。这个赛季在新帅西甘达的带领下,毕尔巴鄂排在联赛第15名,欧联杯上也岌岌可危。

出生地不再重要,他们更多的考虑是“在巴斯克足球中成长起来的”,这个新的定义给了俱乐部很大的操作空间。

“如果一个球员与家人在巴斯克地区生活多年而且在这里踢球,那么他就能代表毕尔巴鄂比赛”。

作为2011-2014年期间的毕尔巴鄂体育主管,拉拉扎巴尔对“传统”做出了新的解释和扩展,他说:“俱乐部也要适应社会的变化。”

根据巴斯克地区机构的研究,1999年在阿拉瓦、吉布斯跨和比斯开三个地区生活的南美、非洲移民有16000人左右,而现在已经超过18万。

在莱萨马的训练基地里,有了出生在喀麦隆、葡萄牙、玻利维亚、哥伦比亚或者美国的年轻人,他们是毕尔巴鄂未来的财富。

马丁内斯、埃雷拉、略伦特在闯荡欧洲足坛前都穿过毕尔巴鄂的红白间条衫,离开时给俱乐部带来了数千万欧元的回报。

而下一个走上国际舞台的将是伊纳基·威廉姆斯,一名速度极快的边锋。他的父亲是加纳人,母亲来自利比里亚,23年前出生在毕尔巴鄂,他的身上结合了毕尔巴鄂的传统和新思维。

但是,俱乐部的忠实球迷能接受这种变化吗?他们的44000名会员将作出决定,是否继续传承古老的规则。